<XMP><body><!--'"</title></head>--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 //OwnerIQ var __oiq_pct = 50; if( __oiq_pct>=100 || Math.floor(Math.random()*100/(100-__oiq_pct)) > 0 ) { var _oiqq = _oiqq || []; _oiqq.push(['oiq_addPageBrand','Lycos']); _oiqq.push(['oiq_addPageCat','Internet > Websites']); _oiqq.push(['oiq_addPageLifecycle','Intend']); _oiqq.push(['oiq_doTag']); (function() { var oiq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oiq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oiq.async = true; oiq.src 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+ '//px.owneriq.net/stas/s/lycosn.js'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oiq, s); })(); } /////// Google Analytics var _gaq = _gaq || []; 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21402695-21']); _gaq.push(['_setDomainName', 'angelfire.com']); _gaq.push(['_setCustomVar', 1, 'member_name', 'wenzhounese', 3]); 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 (function() { 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 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 })(); ////// Lycos Initialization ///////////////////// var lycos_ad = Array(); var lycos_search_query = ""; var lycos_onload_timer; var cm_role = "live"; var cm_host = "angelfire.lycos.com"; var cm_taxid = "/memberembedded"; var angelfire_member_name = "wenzhounese"; var angelfire_member_page = "wenzhounese/news/080307.html"; var angelfire_ratings_hash = "1493563398:4b33876ae87e67b431ac2c312515020f"; var lycos_ad_category = null; var lycos_ad_remote_addr = "23.20.50.242"; var lycos_ad_www_server = "www.angelfire.lycos.com"; var edit_site_url = "www.angelfire.lycos.com/landing/landing.tmpl?utm_source=house&utm_medium=landingpage&utm_campaign=toolbarlink"; </script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://scripts.lycos.com/catman/init.js"></script> 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 var googletag = googletag || {}; googletag.cmd = googletag.cmd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gads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ds.async = true; gads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var useSSL = 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; gads.src = (useSSL ? 'https:' : 'http:') + '//www.googletagservices.com/tag/js/gpt.js'; var node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node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ds, node); })(); </script> 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 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efineSlot('/95963596/ANG_300x250_dfp', [300, 250], 'div-gpt-ad-1450207484070-0').addService(googletag.pubads()); googletag.enableServices(); }); </script> 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 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efineSlot('/95963596/ANG_above_728x90_dfp', [728, 90], 'div-gpt-ad-1450207484070-1').addService(googletag.pubads()); googletag.enableServices(); }); </script> 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 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efineSlot('/95963596/ANG_below_728X90_dfp', [728, 90], 'div-gpt-ad-1450207484070-2').addService(googletag.pubads()); googletag.enableServices(); }); </script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 (function(isV) { if (!isV) { return; } //this.lycos_search_query = lycos_get_search_referrer(); var adMgr = new AdManager(); var lycos_prod_set = adMgr.chooseProductSet(); var slots = ["leaderboard", "leaderboard2", "toolbar_image", "toolbar_text", "smallbox", "top_promo", "footer2","slider"]; var adCat = this.lycos_ad_category; adMgr.setForcedParam('page', (adCat && adCat.dmoz) ? adCat.dmoz : 'member'); if (this.lycos_search_query) { adMgr.setForcedParam("keyword", this.lycos_search_query); } else if (adCat && adCat.find_what) { adMgr.setForcedParam('keyword', adCat.find_what); } for (var s in slots) { var slot = slots[s]; if (adMgr.isSlotAvailable(slot)) { this.lycos_ad[slot] = adMgr.getSlot(slot); } } adMgr.renderHeader(); adMgr.renderFooter(); }((function() { var w = 0, h = 0, minimumThreshold = 300; if (top == self) { return true; } if (typeof(window.innerWidth) == 'number' ) { w = window.innerWidth; h = window.innerHeight; } else if (document.documentElement && (document.documentElement.clientWidth || document.documentElement.clientHeight)) { w = document.documentElement.clientWidth; h = document.documentElement.clientHeight; } else if (document.body && (document.body.clientWidth || document.body.clientHeight)) { w = document.body.clientWidth; h = document.body.clientHeight; } return ((w > minimumThreshold) && (h > minimumThreshold)); }()))); window.onload = function() { var f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lycosFooterAd"); var b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body")[0]; b.appendChild(f); f.style.display = "block";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lycosFooterAdiFrame').src = '/adm/ad/footerAd.iframe.html'; // Slider Injection (function() { var e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 e.style.border = '0'; e.style.margin = 0; e.style.display = 'block'; e.style.cssFloat = 'right'; e.style.height = '254px'; e.style.overflow = 'hidden'; e.style.padding = 0; e.style.width = '300px'; })(); // Bottom Ad Injection ( function() { var b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body")[0]; var iif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 iif.style.border = '0'; iif.style.margin = 0; iif.style.display = 'block'; iif.style.cssFloat = 'right'; iif.style.height = '254px'; iif.style.overflow = 'hidden'; iif.style.padding = 0; iif.style.width = '300px'; iif.src = '/adm/ad/injectAd.iframe.html'; var cdiv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div'); cdiv.style = "width:300px;margin:10px auto;"; cdiv.appendChild( iif ); if( b ) { b.insertBefore(cdiv, b.lastChild); } })(); } </script> <style> #body .adCenterClass{margin:0 auto} </style> <div style="background:#abe6f6; border-bottom:1px solid #507a87; position:relative; z-index:9999999"> <!-- Search Box --> <form name="search" onSubmit="return searchit()" id='header_search' > <input type="text" placeholder="Search" size=30 name="search2" value=""> <input type="button" value="Go!" onClick="searchit()"> </form> <style> form#header_search { width: 916px; margin: 0 auto 8px; position: relative; }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 { height: 40px; font-size: 14px; line-height: 40px; padding: 0 8px; box-sizing: border-box; background: #F4F2E9; border: 1px solid #BBB8B8; transition: background-color 300ms ease-out, color 300ms ease; }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[type="text"] { width: 100%; }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[type="text"]:focus { border-color: #A2D054; background-color: #fff; box-shadow: 0 0px 12px -4px #A2D054; }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[type="button"] { position: absolute; top: 1px; right: 1px; opacity: 1; background: #DFDCCF; color: #463734; width: 125px; cursor: pointer; height: 38px; border: none; }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[type="text"]:focus ~ input[type='button']:hover,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[type='button']:hover { background-color: #A5CE56; color: #fff; } form#header_search input[type="text"]:focus ~ input[type='button'] { background-color: #52AEDF; color: #fff; } </style> <script> function searchit(){ // determine environment var search_env if (lycos_ad_www_server.indexOf(".pd.") > -1) { search_env = 'http://search8.pd.lycos.com/web/?q='; } else if (lycos_ad_www_server.indexOf(".qa.") > -1) { search_env = 'http://search8.qa.lycos.com/web/?q='; } else { search_env = 'http://search8.lycos.com/web/?q='; } var search_term = encodeURIComponent(document.search.search2.value) var search_url = search_env+search_term; window.open(search_url); return false } </script> <!--end search box --> <div class="adCenterClass" style="display:block!important; overflow:hidden; width:916px;"> <a href="http://www.angelfire.lycos.com/" title="Angelfire.com: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!" style="display:block; float:left; width:186px; border:0"> <img src="/adm/ad/angelfire-freeAd.jpg" alt="Site hosted by Angelfire.com: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!" style="display:block; border:0" /> </a> <div id="ad_container" style="display:block!important; float:left; width:728px "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document.write(lycos_ad['leaderboard']);</script> </div> </div> </div> <!-- 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 --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document.write(lycos_ad['slider']);</script> <div id="lycosFooterAd" style="background:#abe6f6; border-top:1px solid #507a87; clear:both; display:none; position:relative; z-index:9999999"> <div class="adCenterClass" style="display:block!important; overflow:hidden; width:936px;"> <div id="aflinksholder" style="float:left; width:186px;"> <a href="http://www.angelfire.lycos.com/" title="Angelfire.com: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!" style="display:block; border:0"> <img src="/adm/ad/angelfire-freeAd2.jpg" alt="Site hosted by Angelfire.com: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!" style="display:block; border:0" /> </a> </div> <iframe id="lycosFooterAdiFrame" style="border:0; display:block; float:left; height:96px; overflow:hidden; padding:0; width:750px"></iframe> </div> </div> </xmp>

 

 蜘蛛精神 使温州人立足世界  

   《世界周刊》记者韩杰最近几年,随着温州人在中国和国外不断取得经济上的成功,一些中国学者开始寻找温州人成功的秘诀,甚至总结出“温州经验”和“温州精神”。纽约美中商会现任会长夏朝阳说,他曾经参加过几次研讨会,但觉得那些讨论“不着边际”,有点牵强附会。 夏朝阳是温州市七都镇人,1983年毕业于温州师范学院。1989年,他前往法国寻求发展,五年后来到美国。早在1994年,他就开始在曼哈坦中城小商品批发市场开店,“当时那里没有温州人”。此后,温州人才开始跟进。现在,他的生意涉足商品批发、生鲜超市、品牌服装和房地产开发。 他认为,温州精神中最重要的特征是“蜘蛛精神”。蜘蛛精神就是自主独立的吐丝结网。前一个网络被打破,他们就在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。“ 打破了,我们再结,重新起步。”温州人特别会结网。“他们利用每一个空间,编织自己的网络。” 他说,不管温州人参加“排会”、交朋友,还是参加社团或其他活动,他们都是在编织自己的网络。“这个网既是自己的事业之网,也是图谋发展的人际之网。” 不管环境多么恶劣,温州人都能找到突破口。现在,温州人遍布中国和世界,结网是个基础。“没有这个,我们活不了。” 但是,一些温州籍的律师、医师和金融软件工程师却对乡亲们的成功有不同的看法。刚从纽约搬到加拿大的证券公司高级技术主管温州人陈思进认为:“温州人在国内经营的大都是劳动密集型、低附加值产业,可持续发展的空间极其有限。他们在海外则多从事中国移民的传统产业。而且,温州人进入之后,引起恶性竞争,将不少华人同胞挤出圈外。” 陈思进说,最令人担忧的是对温州人子女的教育。“他们认为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赚钱多少,而能否赚钱和读书关系不大。他们感到能否发财与读书关系不大,所以不重视下一代的教育。温州人还有一个想法,‘我自己做老板,只要我有钱,我想用博士就用博士,想用硕士就用硕士’。现在,他们虽然花钱让子女上好学校,但好些人只是将其做门面,并不真正明白知识的重要性。这就是温州不出大企业家的原因。” 漂洋过海来没谋生 1977年移民美国的纽约温州同乡会副会长黄根弟说,温州人移民美国可以追溯到六○年代后期。早期温州移民都是先在香港做海员,后来随船来美后“跳船”。此前,这批温州人曾在上海美国人或英国人家里做工。 后来,他们移民到香港,上船做海员,“实际上在船上做服务工作”。后来,他们有机会随船来到美国。许多人在美国人家里打工,担任厨师和管家的工作。因为他们有技术,工作勤奋,对主人忠实,故主人家帮助申请移民。十多年后,他们的家人依亲来美。 中国大陆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,有的温州人通过移民来到美国,更多的是通过偷渡的方式。他们先去衣厂打工,有了钱再做小买卖。温州人互相帮助,“你帮我我帮你”,通过标会买下房产。他认为,温州人对钱看得太重。“他们认为有钱就有面子,谁都不想丢脸。”他们整天攀比,“我一定要比你好,把自己弄得光彩一点”。 改革开放以后,在温州的人也率先致富。因为温州靠近台湾,温州人通过走私赚得第一桶金。同时,海外侨胞对他们也有帮助,有的人带钱回温州办厂。他在八○年代回国探亲,穿了一双新鞋子,被认为“鞋子很好”,一定要他脱下来。他们按照这个鞋样生产,“结果赚了很多钱”。“我每次回去,鞋子都被脱掉。” 纽约温州同乡会荣誉会长黄益崇于1950年去香港,在一个海船上担任“总管”。1970年,他从香港来到美国。“那时,纽约见不到温州人。”后来,他在一家美国人的西餐厅做厨师,其间也和朋友一起开过餐馆,但是时间不长。 他说,老的温州移民有老思想,没有钱,也不会动脑筋,认为有饭吃就行了。过去一、二十年,温州人才开始快速增加。“这些年不得了。”这些新温州人什么都做。“钱多做,钱少也做。”他们还做会,买房子,“发家很快”。 调整心态先苦后甜 夏朝阳是新温州人之一。他说,在他进入中城批发市场时,美国经济开始上行。“我们入场的时机很好。”但是,九一一后,他看到美国经济开始下行,遂把批发公司搬到邻近的新泽西,因为当地房租便宜。“商品销售至全美,故批发地点并不重要。” 九一一后,他开家服装公司,专门设计为非洲裔嘻哈(Hip Hop)歌手穿的衣服。这些衣服尺码比较大,在非洲裔集中的纽约市牙买加的商店销售。“我们有自己的品牌,名为抓住(Clench)。”现在,该衣服品牌改为CLH。同时,他又在纽约法拉盛开海鲜店,后来改为生鲜超市。后来,他在佛罗里达投资地产。现在,他在中国大陆投资电子节能灯,因为政府提倡节能。“这是美国的技术,带到中国生产。” 他以自己的情况举证说,温州人一般都是白手起家,又不满足现状。他们认为,要甜必须苦,先苦后甜,因此也能以苦为乐。“其实,每个人都一样。”大多数温州人出身底层,因此“什么都敢做”。他们对空乏的思想不感兴趣,主要注重实际。“估计可以做,就发挥最大的潜能去做”。他们不管人家怎样,不愿巧取,只是按照自己的基本思路去走。 他透露,温州人最常使用的策略是价格优势。“这是温州人生意的特点,也是没有谋略的方法。”但是,这个策略永试不爽,不管是哪个行业,也不管在哪个国家。同时,它也是把双刃剑。 现在,温州人成功以后开始奉献。“这是大势所趋,想做点好事,也有名利在里面。”温州人成立许多社团,都是非营利组织,为社区服务。他认为,在这些社团中,会长得到的最多,有名有利。“什么都排第一,和领导人先握手”。副会长人很多,出了钱,但是默默无闻。 他说,温州人对子女的教育持以下的态度。有的七、八岁或十来岁的孩子随父母来到美国后,因为成绩落后,不能正常上学,因此父母就会安排他们和父母一起做工。“这不是父母不让他们读书,而是他们念不出来。”但是,温州人的子女都很孝敬父母。 温州经验值得学习 纽约州前华裔众议员孟广瑞认为,温州人是特殊的一群。温州人勤劳,团结,有经营生意的头脑。他说,他和温州人的感情比较特殊。在他担任法拉盛华商会的理事长的1998年,温州人的蔬菜水果超市发生问题,找他帮忙,他从此和温州人结缘,认为温州人很有人情味。 他说,温州人不是来着钱来到美国。温州人有生意头脑。他们在餐馆打工,在街道摆地摊,在地铁卖礼品。他们经营的九毛九商店、礼品店,每周开门七天,其他的人做不到。 温州人没有钱,找人打会。他说,他的一个亲戚娶了一位温州媳妇,听说温州人打会的人数可以多达七、八十人。“温州人没有跑会的,说话算话。”他在台湾听说过,打会一般有二、三十人,但是来到美国的台湾人不做。 他们的蔬菜水果超市很多办法很好。例如,蔬菜上柜不收回,一到晚上,半价处理。“拿出来就要出去,不用人工搬回。”如果算算帐,这是对的。蔬菜水果留起来,就不新鲜了。他们卖礼品也是一样。拿出来的东西三个月内售完,还主动打折,一块钱减为五毛。“我很佩服他们。” 温州籍地产商经营的方式也很特别。看中的地皮,如果自己拿不下来,就找几个同乡一齐买下。“其他的人一看到七、八百万,吓都吓跑了。” 温州新移民不限于中国人的传统行业。他们还制造飞机零件和五金产品,与传统的移民生意不一样。他们发展的速度非常快。 身在海外心系家乡 纽约温州总商会名誉会长章爱龙称,温州人的精神就是勇敢向前,永不停息。2002年,温州市举办世界温州人大会。他从会议出席者名单中发现,参加大会的代表来自世界各地,“没有温州人居住的国家很少” 。 他说,温州人有一个传统,就是回馈家乡。在平时,一旦家乡需要,他们就捐款。如果遇到天灾,他们更是如此。有的温州人甚至把毕生积攒的家财捐给家乡。两年前,时年93岁的温州市瑞安籍画家陈雪薇,把自己68幅画作并未留给子女,而是捐献给家乡瑞安市博物馆收藏。 温州人对祖先极为尊重,极力保护祖坟。近年来,温州市经济发展迅速,许多农田改成工厂。于是,当地政府要求搬迁原来的祖坟。他说,上百人向他提起此事,并请他向当地政府反映,保护海外侨胞的祖坟。他们称:“祖坟都被扒掉了,将来如何教育子女认同中华文化?” 温州人对温州的语言保持较好。“如果父母双方都是温州人,他们在家坚持将家乡话。如果父母双方中有一个温州人,子女起码能够听懂温州话。”在温州人举办的活动中,温州话是唯一的交流语言。一到周末,家长们都把孩子送到中文学习学习,因此温州第二代能够说国语。 他说,很多人都说温州话难懂。但是,难懂有难懂的用途。七○年代末,中国开展对越自卫反击战。“部队之间传递信息主要用温州话,因为其他的语言越南人都会。”过去,越南派出大批人员到中国学习,因此中国主要语言他们都学会了。但是,温州话是例外,结果派到用场。 通商历史有利经商 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华裔教授邝治中认为,温州人经商意识起到很大作用。他曾经对中国通商史进行过研究。他说,清朝政府实行海禁,把整个中国沿海封闭起来,仅留下广东作为对外通商的口岸。但是,这个海禁并未完全封闭,有的地方漏掉了。“这些地方包括温州、福州等沿海口岸。” 既然要通商,就要有商品与外国人交换。因此,温州地区与其他农村不同。他们要生产蚕丝和茶叶,与外国人交换商品。因此,他们的金钱观念与其他地方乡下人的金钱观念不同。“温州当地生产外销产品,其生意经有着历史的原因。” 他认为,温州人会做生意不是天生的,而是历史造成的,因为温州人有这个环境条件。因此,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,温州人首先生产衣服、鞋子等产品。“皮鞋厂都是设在乡下鱼塘旁边。” 因此,乡村都受到资本主义发展的影响。 通商的另外一个条件是外边要有人,“不然也搞不出来”。过去,人们总是说浙江人闯世界,这里所说的浙江人就是温州人。温州人先到欧洲。过去,他们生产的服装和鞋子都是出口到欧洲。现在,他们在意大利办衣厂,老板和工人都是温州人,生产的产品出口到东欧。 敢于冒险取得成功 邝治中说,温州人的特点是敢于冒险。普通美国人都有保险,而温州人没有。因此,如果能够做好,他们就做;如果不好,他们就改。“他们对事业的稳定性不太注意。” 温州人实行互助。如果有人结婚,他们都要出钱,因为他们认为“我结婚他们也会给钱”。他们没有钱,就向亲戚朋友借。如果第一次不行,他们再借钱。其他温州人了解到这个情况,也愿意借钱,帮助冒险。温州人有组织。如果家里人不帮忙,他们可以找温州人的组织。如果这个组织不行,他们再找另外一个。 福州人在七○年代就开始来美,而大部分温州人都是八○年代和九○年代来美,比福州人来得晚。“协助温州人来美的蛇头都是福州人。”但是,温州人的组织性更强。他们组织互助会,每月出钱。“资金很重要,是做生意的关键。没有这个,只有做苦工。” 他认为,福州人和广东人差不多。他们都是做工开始,存点钱做个小生意,如开餐馆和衣厂。这也与外界条件有关。广东人当时没有机会。在六○年代和七○年代,美国的工会很强,管得很紧。但是,现在劳工法给小雇主一个机会。因此,压低新移民的工资就很容易。 “广东人刚来时,很多地方都不让住,也不能购买房产。”在六○年代,有些生意不准华人经营。现在,这些现在都没有了,有钱就能买到。种族问题没有过去严重。因此,温州人运气很好。 他说,欧洲人到美国来一般经过三代才能成功。“第一代没有钱,只能做农工;第二代攒点钱做个小生意;第三代才有机会读大学,进入商人队伍。”但是,温州人“一跳就进去了”。这与温州人的经商意思有关。“他们情愿在街头卖东西,一天到晚被警察追,也不愿进衣厂。” 温州乡亲四个特点 出生在温州的陈小敏现在曼哈坦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主任律师,该所有十多个律师,提供公司、金融、贸易、信托等法律业务。他说,该律师事务所的总部在北京,名叫德恒律师事务所,为现今中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。 陈小敏说,他一岁时随父母下放到乡下,等到上高中后才回到温州。1978年,他考入厦门大学哲学系,本科毕业后考入该校的经济法硕士研究生。1988年,他进入宾州州立大学读比较法硕士,一年后毕业。接着,他考入犹他州杨伯翰大学攻读法学博士,毕业后在纽约从事律师工作。他总结温州人有以下四个特点。 一、没有权威感。他说,不管是国民党统治还是共产党统治,温州人对这些权力并不敬畏。他举例说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温州人在大街上或院子里收听台湾电台。“这些电台当时属于敌台。但是,他们没有敌台的概念。”他们与海外华侨联系,希望向外发展,去海外拼搏。 二、没有虚荣心。他们白天做生意,晚上睡地板,只要赚钱就好,不被虚名所累。有些事上海人可能不做。但是,温州人就去做,没有什么不好意思。他举例说,一个温州人从哈佛商学院毕业,回到温州,担任当地一家私人财团的执行长。而其他的哈佛毕业生都是去大型企业打工。 三、愿意冒风险。温州人都愿意自己创业,自己承担风险。即使是专业人士,也在考虑是否自己建立公司。这与温州当地的国营企业薄弱有关。温州位于沿海,属于备战地区。因此,过去几十年,国家投资很少。因此,温州人没有国营企业概念。留学生也是想着自己建立企业,自己挣钱。 四、非常抱团。他说,温州人很像日本人。本地资源少,只能向海外发展。例如,温州人首先到欧洲谋生,没有得到政府支持,成功与否全靠自己。“他们不抱团无法生存。”他们家族成员之间联系很强,此外还有朋友和会社等关系。温州人的企业多是家族企业。他举例说,过去温州有一家非常成功的宝剑礼品企业。“该企业在全国的销售人员全是亲戚,以家族为基础向全国推销。” 他认为,温州人都要创业做老板,有本事的人都不愿意打工。结果,温州企业在当地招聘不到优秀的员工,制约温州当地企业的发展。因此,温州市好的企业都往外走,搬到上海、杭州等城市。 重视经济忽视教育 现在纽约西奈山医学院任新生儿科医师的林锦自称是温州乡下人。他于1978年考入温州医学院,五年后毕业。在亲戚的担保下,他1989年来到田纳西洲的一所大学实验室做科研。得知美国承认中国医学院的学历后,他于1993年通过美国儿科医师执照考试。当年7月,当来到纽约大学做住院医师时,其他的中国留学生仍然在读博士。 他把出国的温州人分为两类。一类是留学生;另一类为生意人和偷渡者。他说,温州医学院是当地两所省属高校之一。目前,温州医学院毕业的学生有20多位在大纽约地区工作。“他们有的在医院做医师,有的在医学实验室做生物医学研究,还有的从事其他工作。”但是,他们与温州同乡会没有什么联系。“前几年,世界温州人大会在温州召开,并不邀请我们参加,因为不知道我们的存在。” 温州人比较实际,不尚空谈,不像北方人好面子。“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教育。”他对一般温州人的看法是有钱没有文化,想的就是怎么赚钱。“温州人的赚钱的意识很强,但是都是小打小闹。” 温州当地没有文化气氛。在他的生长的村子里,有许多人在欧洲做生意。前几年,有的温州人从欧洲回来,主动要把全村人的保险全部买下。也有的外国回来的人替村里修路。但是,没有听说有人回去办教育。村里也很少有人读大学。“我们班有六、七十个学生,仅我一人上大学。” 因为温州医疗水平不行,许多温州老板都去上海看病。他说:“温州有六、七百万人口,不可能都去上海看病吧?”现在,他每年都要回去两三次,一次两周时间,帮助温州医学院建立围产医学。“这个围产医学已被列为浙江省的重点项目。” 陈小敏也说,温州人移民这一代不太重视教育,“有机会就赚钱”。不管是从中国大陆出来还是从香港、台湾出来的温州人,如果生意不成功,则不太重视子女教育。“成功以后,再重视子女教育。”温州人把小孩拉去做生意。而其他地方的人则把孩子放在第一位,甚至千方百计送小孩出国留学。他说,并不是所有的温州人家庭都不重视教育,知识分子家庭比较重视,和其他地方的知识分子一样,“重视教育与家庭经济情况无关”。 温州局限应该扩大陈思进于1990年9月来到美国,纽约市立大学专攻电脑系统软件设计。1994年6月,他获得电脑科学硕士学位,同年10月进入当时美国的银行家信托,任风险管理部金融软件开发分析师。他先后在瑞士信贷、美洲银行证券公司任副总裁,负责公司交易系统的研发及管理。他认为自己有资格以一个温州人说话。“我虽在北京、上海长大,但祖籍是温州。家父一家一直在温州,前些年才搬到杭州。父亲现是当地著名房地产商。” 他在温州还有三个叔伯、一个姑妈、许多兄弟姐妹、堂兄弟姐妹,大大小小加起来共有上百人。他说,现在有一种说法,好像要是中国人都像温州人那样的话,中国就可以崛起腾飞了。他对这种看法不以为然。前些年,温州人成了最先致富的群体之一。温州有句话,说家产“百万只是贫农,千万不过富农,要上亿才能算地主”。由此可见,温州人的富裕程度。他记得,有一年回温州探亲,去了一个堂妹家。堂妹在温州拥有好几家高级美容厅,在温州郊外还有一栋别墅,“里面的装潢看得我眼花缭乱”。但她笑笑说:“我是兄弟姐妹中最穷的一个,这栋楼加装修只用了一百多万。很寒酸吧?”那位堂妹一直询问他在外面赚多少钱。“按照北美的习惯,我开始不愿说。”但是,她则一遍遍地问,到最后我“不得不”告诉她的收入后,她很吃惊:“我还以为你每年至少可以赚个两百万人民币。你还不如回来跟着我哥哥干。”她哥哥就是陈思进的一个堂弟。“他搞运输,每年可以赚个五、六百万人民币。”他说,人的价值不能用金钱来衡量。温州当地生存空间太小,只能向外求发展。在外求发展时,因为人地生疏,温州人只能抱成团才有力量。在向外发展时,他们也只有刻苦勤奋,吃苦耐劳才能出人头地。从这点上来说,这正是华人在海外奋斗的缩影。但是,海外华人,特别是新移民,都很刻苦勤奋,吃苦耐劳。但要,如果仅以温州为界,再有钱也只是一小部分华人。但是,如果能够不分来自哪里,不管是来自大陆、台湾或香港,也不管是南方人或北方人,要是要都能抱成一团,那华人在异国他乡的力量就不可小视。  出处:《世界周刊》  推荐者:陈思进 时间:2007年8月3日

 credit from : http://www.oldurchin.com/wenzhai.asp cnt_id=3379

<XMP><BODY></xmp>